这大半年兴起的LTE,其实概念就是把原本的虚拟货币每一个 token 都变成独一无二,英文來說叫 non-fungible。以前每一个虚拟货币,跟另外一个虚拟货币其实是可交换的。 一个Bitcoin和另外一个Bitcoin没有区别。 這叫 fungible,也是貨幣的特質。但現實世界上, 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不像貨幣,是獨一無二的。 就如张大千的畫,很有價值,也是独一无二。NFT (non-fungible token)就是用來 model 真實世界的這種 token.

我推介大家到现在全世界最大的 NFT 市场 OpenSea 上看看。很多人看到上面的藝術品,會覺得沒有什麼特別。 你也可以搜尋一下Cooper 你也可以搜尋一下 Cryptopunks 這個 collection,總共 1 萬件不同的 NFT。在執筆這一刻,可以看到其中有些可能是特別稀有的 Cryptopunks 頭像賣到 4200 ETH,即是大概港幣 1.2 億。坦白說,我初時也理解不了其價值。特別是我們這種在網絡時代長大的,這些所謂的數碼藝術品,就是一張 JPEG 圖。 在現實世界裏,藝術品的版權是受法律保護的。但在虛擬世界的區塊鏈上,即使这个 NFT 在区块链上是属于你的,但其实这个图片仍然可以无限被复制。現時的法律制度仍未涉及到區塊鏈上的版權問題。所以用一个传统的思维去想整件事,非常难理解为何區塊鏈上的藝術品會有價值。

但想得深入一點,就開始明白这个其实是一种文化 (我本想說這是一種次文化,但現在卻更像是新一代主流文化,或可說是一種趨勢)。而文化是一种无形的资产。

在现实世界里,我们也可以反問为什么奢侈品会有其价值。当然你可以说,奢侈品例如一个女装名牌包包用料的确比普通的包包好很多。而且亦是著名的设计师设计。但這能完全解釋其在價錢牌上的多位數字嗎?我认为價錢一大部份是買一種無形的虚荣感。

一個港幣10萬元的女装包包,有实实在在的材料成本,也有难以量化的设计成本。 但我認為佔最大部份的,亦都是顧客最願意付錢的,可能是這個包包能夠讓人帶來的虛榮感。

奢侈品很奇怪,价钱标的越贵,越有其吸引力。这是因为奢侈品让人有花得起的感觉。 能令人觉得包包的主人有钱有地位。

区块链有点像现实世界的平衡时空,在区块链上你的产权,被区块链上的每个用家認可。 一个看似无谓的艺术品,卻有着奢侈品的特性,能证明物主花得起。事实上我们看到例如 Cryptopunks, Bored Ape Yacht Club  這些NFT,吸引大量明星球星追捧。

A screenshot of Stephen Curry's Twitter profile page as of August 30, 2021.
NBA球星 Stephen Curry 把購入的 NFT 換成 twitter 頭像,他購入的價格為 $180,000 美金

想起 The Psychology of Money 裏面的一句說話

We all do crazy stuff with money, because we’re all relatively new to this game and what looks crazy to you might make sense to me. But no one is crazy – we all make decisions based on our own unique experiences that seem to make sense to us in a given moment.

The Psychology of Money: Timeless lessons on wealth, greed, and happiness. By Morgan Housel

每個人使用金錢的觀念都不一樣,很大程度取決於他的成長背景。我們無辦法去理解,但 no one is crazy!

我認為 NFT 會繼續存在,這是現實世界數碼化的一個過程。 正如多年前沒人能理解互聯網上的東西為何有價值。 为何一个网站能值那么多钱。 一些艺术品如能以 NFT 的形式在虚拟世界永久存在,這是觀念上的突破,亦是一件好事。

你對 NFT 有是怎麼看的呢? 你會乘着這個浪潮創造自己的 NFT 嗎?還是在二手市場炒賣現有藝術家的 NFT? 分享一下你的看法吧。